首页
Accueil
关于我们
Contact
教育交流
Coopération Educative
留学法国
Etudier en France
为国服务
Après Etudes
汉语推广
Enseignement du Chinois
留学中国
Etudier en Chine

  教育处接待留学人员时间为:

  每周二、五下午

  2:30 – 5:00

  教育处地址: 29, rue de la Glacière, 75013 Paris (地铁6号线Glacière站,公交车21路)

  电话:0033-(0)1 4408 1940

  传真:0033-(0)1 4408 1960

  

  

  

  

  

  

  

 

 法国在线教育现状调查

[字号: ]
2017-02-27

  一、前世今生:法国在线教育在发展

  法国的在线教育(La formation en ligne)或者说数字化教育(L’éducation numérique)开端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标志性成果之一是1999年开始实施的三年期计划(1999-2002)“教育与研究数字化项目(Le programme Numérisation pour l’enseignement et la recherche,简称PNER)[1]”,这个项目集合了百名专家,为如何在教育和研究领域应用新技术献计献策,做出用途、标准和法律方面的建言。另一成果则是2000年“数字校园(Campus numérique)”为了发展高等院校远程在线教育的第一次招标[2]。同一年启动了“大学频道(Canal-U)”项目,整合高等院校教学视频,完成其数字化转换,形成独特的数字化教育视频库。随后“工作中的数字环境项目(Espace Numérique de Travail 简称ENT)”从2002年起在法国多地高校展开,并进行得如火如荼。事实上,一些法国高校和科研机构从九十年代中期已经开始思考如何个性化地将数字化技术和教育实践结合,达到推动教学的目的,诸如巴黎三大(Sorbonne Nouvelle)的“数字远程教学部(Enseignement Numérique Et A Distance简称ENEAD)”就已经拥有了二十年的历史,并且一直在探索着如何将数字新技术运用于本科生远程教育中。

  然而从2009年开始是法国在线教育(数字化教育)全面发展时期。2012年之前是理论准备期,法国教育部于2009年底发表了一部名为“语言教学的新模式新空间[3]”的报告,而后多本法国语言教育类学术期刊亦贡献专题来探讨“信息新技术(De nouvelles technologies de l’information et de la communication 简称NTIC)”的教学应用,尤其是在高教方面的应用,如:Revue française de linguistique appliquée 2010年第二期,ELA 2010年第四期, Langages 2011年第三期,Recherche et formation 2011年第三期,Le français aujourd’hui 2012年第三期,Alsic 2012年期等。可以说,这段时间专家学者的集中交流和讨论为后来法国政府投入大笔预算发展全国规模在线数字化教育提供了理论基础。

  随后法国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打造的全国规模数字化平台“法国数字大学FUN[4]”于2013年10月份正式启动,该平台于2015年10月22日正式改名为“数字高校(Sup Numérique)” 。法国政府在基础教育阶段也展开了一系列数字化教育举措,从2014年的“联网初中(Collèges connectés)”到2015年开始的“数字初中(Collèges numériques)”,都体现了法国政府力求在中学生中提高数字化教学能力的决心。

  二、投石问路:从FUN到Sup Numérique

  2013年2月法国政府批文确立数字化为首要发展重点的决定;2013年7月22日政府颁布《高等教育与研究法(Loi sur l’ESR)》确定数字化为首要发展重点;2013年10月高等教育的数字化战略——名为“法国数字大学”即简称为FUN的慕课平台上线,该平台旨在整合法国高等教育资源,向全球展示法国的慕课风采;2014年春季招标建立公共利益机构(Groupements d’Intérêt public简称GIP)对FUN平台进行管理;2015年8月19日建立由教育部和成员院所共同出资的名为“FUN-MOOC”的GIP;2015年9月1日,平台注册课程学员超过一百万人次;2015年十一月中旬新版FUN平台上线。

  截至2016年2月[5],FUN平台共开设涵盖各门学科的155门[6]课程,主要以法语授课,平台注册学员570000[7]人,来自120个国家,其中70% 学员来自法国,17%来自非洲法语国家,合作院所达到60家,其中98%为法国高校和研究所。

  平台目前仅为达到课程要求的学员提供《完成修课证明》,该证明免费提供,但不能兑换学分。平台建设总投资到2千万欧元,其中1千2百万为未来投资计划(PIA),高等教育部提供其余的8百万欧元。改版前法国高校投放课程免费,改版后,因为GIP“FUN-MOOC”的加入,资产结构产生变化,目前采用分级会员制度,为成员院所提供FUN主平台以及其他平台,如数字高校(Sup Numérique)、数字主题大学(Université Numérique Thématique简称UNT)的全包服务:1级会员会费5千欧,每年可在平台投放少量慕课;2级会员会费2万欧,会员可以投放无限量课程,并为每门课程提供两支私播课(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简称SPOC);三级会员会费6万欧,除了无限量课程投放,还可为每门课程提供5支私播课,以及为企业提供的培训私播课。

  从FUN平台到Sup Numérique的发展,我们可以看作是法国高教在在线教育领域的摸索过程,体现了以下几种特点:1、国家角色的演变;2、学术影响的演变;3、教学目的的演变。

  1) 相对美式在线教育商业气息浓厚的运作模式,法国的在线教育从一开始便是怀着学术目的,打着国家主导旗帜,而国家层面的理论战略准备也是为FUN平台增添了几分全民慕课的气息。然而2013-2015年经历了一些经济学专家对慕课平台的运作模式的经济角度热点讨论[8],结果却是政府的角色产生了变化,从一开始的大包大揽转到幕后,由公共利益机构(GIP)来担纲主导地位,这可以说是一种法式学术向美式学术的妥协,却也是支撑投资额庞大的全面数字化战略的必须选项。但是目前来说,面对私立以盈利为目的的Coursera和Futurlearn,以及私立但不以盈利为目的的EdX,公立且不以盈利为目的的FUN更显其卓然不群。

  2) 法国在线教育平台也在慢慢完成从新技术的科研运用到扩大法国国家影响的演变。也许从一开始国家主导战略就可以看出这个教育平台的建设目的是扩大法国国家影响力。美国Coursera平台美国本土课程占全平台比例为41.2%,欧盟课程占13.5%,其他大洲合作者课程占45%,可见国际化的程度相当高。而法国FUN平台本国课程比例高达97.9%,美国课程和其他国家课程仅占区区1.4%和0.7%。如此悬殊的课程数量比例充分体现了法国政府在打造在线教育平台上的野心。不可否认国家主导推动慕课平台发展的作用不仅于此,而且法语慕课课程也正迅速地占领着其他国家的慕课平台,比如Coursera,EdX,Moodle,EDUlib,Openclassrooms等等。法国高等教育的影响力正在慢慢辐射出去。

  3) 新版FUN平台是为了回应三方面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9]:1,对开放大学传统的继承和发扬光大。2)提供颁发证书的培训。3)鼓励在职人员参加提高培训。

  这三点需求表明旧版FUN平台为期一年多的实践,为在职人员的再进修提供了便利,而这个年龄阶层迥异的群体也展现出了对数字化教育的莫大兴趣。

  如果说一开始,这个以政府为主导的数字化教育平台的教学目的是为了数字技术在教学中的应用,通过发展翻转课堂,改变学生学习习惯,教师的教学习惯,让数字技术可以教学提供技术援助,那么许多人文社科教师则对慕课这种形式是否真的能够为教育理论带来新鲜助力表示怀疑,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一种手段,形式大于内容,并不能为教育学理论发展带来任何裨益,缺乏互动的课堂使得慕课更像是录制的公开课,缺乏现代教育理论支撑。我们认为也许从教育学本身这种形式算不上成功,但是在提供海量门槛不高的全学科课程和培养基于互联网络的学习方法培养方面,这样的数字平台无疑是成功的。而法国学界似乎也认识到了这点,慢慢地把重心从以学术实验为目的转变为以传播知识的实用性为目的。

  还有一个类似于UNT的全国性数字化教育平台,但更为偏重于人文社科艺术类课程。人文开放大学(Université Ouverte des Humanités简称UOH)项目开始于2007年初,至今为止有23所法国大学,一所高师,一所比利时大学,一所喀麦隆大学,一所加拿大大学参与该项目,潜在学生数目达到42万5千。

  在这场全民数字化教育的洪流中,一些大学除了结合成大学体(COMUE)参与到一些国家级的数字平台课程建设,也独立尝试开发一些数字化教学平台,如巴黎三大就利用Moodle平台技术,铺设本校的数字化在线课程体系。这个体系一方面为数量众多的远程教育学生提供教学支持,另一方面也尝试着为在校学生提供某些课程的计学分主教学或补充教学。

  三、遍地开花:数字化计划和数字初中

  如果说FUN数字教育平台不过是法国政府数字化战略的试水之作,那么2015年5月7日提出的数字化计划(Plan numérique)[10]则是本届政府的雄心之作了。

  这项由法国总统提出的全国规模教育数字化计划,旨在使法国的教师学生可以尽享数字革命带来的机会。这项计划要培养学生在未来世界舞台上起更重要作用:通过发展创新教学提高学生学习成绩和培养他们的自主学习能力;培育一批富有责任感和自主能力的数字时代公民;培养学生以后从事数字技术相关职业的能力。

  培训、资源、设备和创新是项目实施的四个重点。

  培训:这项计划力求帮助教师学会将数字化设备融合进课堂教学实践,为此将在全国范围内为教师提供四类培训机会,通过培训,教师需要掌握熟练应用数字设备,运用数字技术在本学科发展新型教学方法,通过数码文化和传媒信息教学传授给教师使用因特网和网络社交工具的基础知识。

  资源:为小学四年级到初三的师生提供免费的新型电子资源和移动应用程序。教学资源涵盖五门课程:法语、数学、历史、地理和外语。一个国家级数字平台在2016年秋季入学后投入使用,为师生获取数字教学资源提供便利,这些资源有些免费有些收费,由社会出版社或公立出版社提供,包括教材、字典、练习、视频库、图库、教学类游戏等。

  设备:建议各地教育部门为本学区内教师与学生配备个人移动数码设备,地区教育部门为学生购买个人设备的投入将得到国家1:1配套资金。个人移动数码设备,特指平板电脑,将在课堂和家里都使用。到2018年秋季入学前普及率将达到全国初中生人手一个。

  创新:一方面鼓励小学初中高中在教学实践或者数字社会教学过程中进行创新实验。另一边由研发团队和政府企业合作开展“数字化培训、研究和组织空间”项目(Espaces de formation, de recherche et d’animation numériques,简称e-FRAN),通过科技研发提高学校教学水平,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评估、开发、推广新型数字技术的使用。E-FRAN项目2016年1月4日到2月5日进行网上申报,该项目总投资规模达到三千万欧元,每个项目投资不少于三十万欧元。

  从2015年开始,全法国将有600所小学和初中接通互联网络(被称为Collèges connectés项目),这是教育数字化计划的第一步,超过7万学生和8千教师从2016年秋季入学可以体验到数字技术带来的新型教学形式。

  继Collèges connectés项目后教育数字化计划的第二步是“数字初中和创新教学(Collèges numériques et innovation pédagogique)”项目 ,从2016年到2018年给全国所有的初中生提供数码设备和电子资源。这个项目的申报从2015年11月24日开始到2016年1月30日截止。2016年春季项目开始实施,同时开始教师培训。2016年秋季入学,给全体初一学生配备移动数码设备。2017年秋季入学,给新一届初一学生配备移动数码设备。2018年秋季入学,给新一届的初一学生以及预备班学生配备移动数码设备并继续教师培训。至此全部的初中学生将全部配备个人移动数码设备。

  为了配合设备普及,对教师进行的培训,政府也将投入大笔资金,三年总共将投入2400万欧元。新型教学资源上,教育部进行了名为“3、4阶段的数字教学资源”项目招标,2016年秋季开始将为小学四年级到初三的师生提供教辅电子资源数据库,免费提供资料三年。同时还会有另两个数字资源网站投放使用。

  在添置学生个人设备的时候,政府将与地方政府采取一比一配套资金,预计为每个学生购买移动数码设备的投入将为190-380欧。政府将为每名教师投入最高380欧用于购买设备。教学单位每年还将从政府处获得每名(添置设备的)学生和教师30欧的补助。

  2015年底,法国教育部与业界两大巨头微软和西斯科签署了合作协议。

  由此可见,法国政府主导的这场数字教育改革,从学术界和高等院校开始,通过实施FUN数字平台积累经验,并在2015年更是一路发展到初中,乃至小学高年级。从新版FUN平台介绍和教育数字化计划纲领,可以看出法国政府力图通过打造优秀的在线教育平台和课程,培养熟练掌握新型数字技术教学方法的基础阶段教师和对数字技术运用熟练的中学生,其目的就是为了弥补法国在数字时代可能的短板,让法国的全面教育水平继续在世界上保持先进地位,这也契合法国一直打造的教育产业强国形象。对于正在发展的中国教育,数字化革命也是如火如荼,但是区域资源的不平均,使得我们很难像法国那样以政府一己之力普及数字化在线教育,这就需要我们想出一些办法分片分步骤地进行。所幸,随着国产移动数码设备的大量生产,价格相较欧洲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只要加大网络信息基础建设的发展,使网络功能和费用达到一个最优配比,并且群策群力,鼓励高校科研院所对电子资源库的研发投入,我们相信我国教育也可以进入一个数字化的时代。

上海外国语大学 朱燕



[1] Battisti Michèle, « Assises internationales du PNER. Questions juridiques liées à la numérisation à des fins d’enseignement et de recherche», Documentaliste-Sciences de l'Information 1/2002 (Vol. 39) , p. 56-63

[2] Françoise Thibault, « Campus numérique : archéologie d’une initiative ministérielle », Études de communication, Numéro spécial 2007, 17-48.

[3] Montaigu R., Nicodeme R., « Modalités et espaces nouveaux pour l’enseignement des langues ». Paris :ministère de l’Education nationale. Inspection générale de l’Education nationale, novembre 2009, n 2009-100, 81p

[4] 参见法国国民教育、高等教育与研究部2015年12月2日发布的《新FUN平台介绍(Présentationde la nouvelle plateforme FUN)》新闻资料。

[5] 参见France Stratégie2016年2月出台报告“MOOC, l’âge de maturité ? Modèles économiques et évolutions pédagogiques”。

[6] 也有数据显示为142门。鉴于法国教育部2015年12月报告也显示平台课程155门,所以以此数据记录。

[7] 也有数据显示注册人数为530000人。

[8] Stéphan Bourcieu, Olivier Léon, « Les MOOC, alliés ou concurrents des business schools ? »,L’Expansion Management Review 2013/2 (N° 149), p. 14-24.

Philippe Durance et al., « Les MOOC, et après ? », Le journal de l’école de Paris du management 2014/5 (N° 109), p. 22-30.

[9]参见法国国民教育、高等教育与研究部2015年12月2日发布的《新FUN平台介绍(Présentationde la nouvelle plateforme FUN)》新闻资料

[10] 参见法国国民教育、高等教育与研究部网站。

 
打印】【关闭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兰西共和国大使馆教育处 版权所有
Education Office, Embass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the French Republic.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网络中心
京ICP备05064741号-28